首页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故乡的茂腔
高密新闻网 2018-1-5
欢迎登录“高密民声在线” ,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
民声在线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gmnews123@163.com
离开家乡久了,免不了有思乡之情。斗转星移,时光流逝,儿时的故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偶尔回到故乡,再也见不到儿时熟悉的场景了。但故乡依然让我感到亲切和熟悉。让我感觉故乡依然亲切和熟悉的,是那带着故乡方言的乡音,让我备觉亲切和熟悉的,是故乡的茂腔。
我在故乡听着那带着家乡方言的唱腔,在哀怨悠长、如泣如诉的演唱中,彷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的故乡,彷佛自己也融入了魂牵梦绕的故乡中。我相信,每一个生活在高密这片土地上的人都不会对茂腔陌生。从呱呱坠地的时刻开始,从牙牙学语的时刻开始,我们便很容易地听到故乡的茂腔——或者是高密县电台的播放,或者是村庄或集市上的演唱,或者是身边人的即兴哼哼。耳濡目染的熏陶之下,即使不成为茂腔的戏迷,也会对茂腔多了些喜欢。
我出生之时,“文革”尚未结束,高密和全国一样,遭受着“文革”的浩劫。人们不仅物质生活困苦,精神生活亦极为贫瘠,除了几个“样板戏”和一些“革命”歌曲之外,再也没有精神食粮了。多亏有了茂腔,让故乡的人们在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勤劳作之余,多少得到了一些人生的乐趣与慰藉,让艰难苦涩的岁月泛起欢乐的浪花,庶几也让他们体验到活着的美好和希望。时至今日,我依然清晰地记着,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村里来了茂腔演出。正值初冬季节,故乡的人们刚刚从秋收中忙完,便要组织茂腔演出。全村的男女老幼都早早吃了饭,到村子中央去占地方。我们学校本来晚上还要上自习,老师说最近几天不用上了,让我们这些小伙伴也有机会去凑热闹。那时候我年幼,也真是看热闹,演员也没有着戏服,但感觉音乐优美,表演也生动。很多戏我也不懂,但一个叫《王小赶脚》的戏我看懂了,至今还记着两个演员对唱的动作呢。茂腔《王小赶脚》的故事情节也比较简单,在我看来就是男生找媳妇,应该是爱情戏吧。来我们村里演出的茂腔剧团结束了演出后,就到邻村继续演出,我们村里的大人孩子于是也来个大转移,跟着剧团到了邻村继续听戏。我父亲是村里的会计,但喜欢茂腔,会拉二胡和打鼓,他就在剧团里帮忙,所以也就跟着剧团到了邻村继续他的工作,一直到很晚才回家。如果遇到会唱茂腔的人,我父亲都乐于给她伴奏。有一次父亲到母亲的村里,遇到了一个喜欢唱茂腔的女子,父亲就拉起了二胡,她就演唱了起来,一直唱了一整天。茂腔之所以有生命力,就在于故乡普通的百姓对她的热爱吧。
我的爷爷是一位淳朴忠厚的老人,他不识字,但懂得很多故事,这些故事很多都是他听戏听来的。有时候,爷爷就带着我去我们村庄附近注沟的集市赶集,这是我童年最美好的时刻。到了集市上,爷爷领着我先到饭店,他花几角钱给我买个大馒头,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下之后,就领着我去看说书的、唱戏的。在那个贫困的岁月里,爷爷牵着我的手去注沟赶集,不仅让我吃上了饭店的香甜的馒头,还能听戏,真是幸福啊。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极大地满足了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
说起来,我们家族和茂腔的缘分还不浅呢。我的二爷爷年轻的时候就痴迷茂腔,而且也颇有这方面的天分。据说他一夜不睡觉就能学会一块戏,后来就考入了青岛的茂腔剧团,成为了专业的茂腔演员,在当地颇有名声。可惜后来因为国家历经“反右”、“文革”,茂腔的发展亦遭到破坏,二爷爷也离开了剧团。而他自己的人生也遭遇不幸,双腿罹患疾病被迫截肢,从此失去了在茂腔舞台上表演的机会。这对一个热爱茂腔的演员来说,是多么残酷的事情啊!尽管如此,我的二爷爷依然对茂腔情有独钟,其痴迷程度毫不衰减。而其他茂腔演员依然会找他切磋演唱技艺,有的时候二爷爷会坐着继续演唱。记得有年春节,我父亲和二爷爷到孙家巴山去探望族人,我父亲拉胡琴伴奏,他就唱了一整天,那里的人都舍不得他走呢。我读大学的时候,很想学学茂腔,曾向二爷爷请教,他很热心地教我一些唱段。只可惜,对我来说,茂腔太难学了。遂放弃。大约是因为茂腔的缘故吧,尽管我的二爷爷晚年生活俭朴,但他健康长寿,现在依然健在。有了茂腔的陪伴,二爷爷的人生即使遭遇了磨难,也依然是幸福而充满了情趣的。也许,是茂腔里那些帝王将相、贩夫贩妇的动人曲折的故事,赋予了生活崭新的意义,让二爷爷在年轻时候罹患疾病、告别舞台之后,依然能乐观面对艰难而惨淡的人生,让二爷爷在清贫的日子里依然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吧。茂腔,让二爷爷的人生更加美丽。
春去秋来,时光荏苒。我也由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开始有自己思想的青年。就像鸟儿离开了巢穴,我也远离了故乡,飞到了更远的地方求学。从此,故乡的茂腔演唱也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彷佛被尘封在了心灵的深处。但距离家乡越远,对家乡的思念也越深。2007年暑假,我应邀回到老家参加一个扑灰年画的学术研讨会。会议结束的时候,在时任高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万丽的陪同下观看了高密茂腔剧团的演出,记得当时演出的是《杨八姐游春》。伴随着悠扬的胡琴声响起,演员开始了演唱,把观众吸引到了故事之中……演员的服装很美,唱戏的音调也准确,旋律就更是美妙了,让我感觉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如果说童年的时候看演唱是真正的凑热闹,那么若干年之后再看茂腔的演唱,让我对茂腔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尽管我仍然是一个对茂腔了解不多的门外汉,但对茂腔的故事内容却有了新的认识。我曾经在大学和后来的研究生、博士生阶段饱读史书,对诸如中国传统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等诸多问题怀有浓厚的好奇心,也了解了古今中外的学者对这些问题的不同看法,但依然有意犹未尽之感。而高密茂腔中的故事,则为我打开了一扇门,让我从一个新的角度重新思考中国古老的传统和文化,因为这些故事是艺人们一代代不断传承和积累的结果,是民间社会对文化、历史和人生的思考和探索,是民间社会对社会问题的观念,也是民间社会对人世间真善美的向往与追求。正因为这些茂腔的故事来自生活,来自民间,所以才那么富有生活气息,那么富有生命力,滋润着一代代的家乡人。即使是在“文革”那个大革文化的命的年代,高密茂腔依然给贫瘠中的人们带来了人生的慰藉,点亮了一盏盏微弱的希望之灯,让多少家乡的孩子苍白的人生中多了点文化的色彩。记得那次观看《杨八姐游春》的时候,演员演唱非常投入,他们的敬业精神让我感动。看完了他们的演出,我陷入了沉甸甸的思索之中,我惊奇地发现,《杨八姐游春》的故事,尽管最后以喜剧收场,却提出了一个严肃而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当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如剧中的皇帝)恣意妄为,乱用手中的专制权力的时候,作为普通百姓,怎么能捍卫自己的权利呢?皇帝要欺男霸女,百姓无可奈何。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死结,我们一直没有很好的处理好这个问题。虽然《杨八姐游春》中以皇帝被迫做了自我批评收场,似乎是皆大欢喜,实际上只能是表达了民间社会的一种美好的愿望而已。事实是历史上的昏君皇帝大多生活荒淫无道,拥有三宫六院仍不满足,还要到民间沾花惹草,葬送了多少青春女子的幸福与生命,实在是中国历史的悲剧之一。高密茂腔的民间艺人们,他们对此问题有敏锐地认识,通过演出艺术道出了他们深邃地思考,让我不由得叹服。而这些民间艺人也许想象不到,若干年后,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合众国,一个叫克林顿的总统,犯了和《杨八姐游春》中的皇帝几乎是同样的错误,却差点被弹劾下台,被追查地灰头土脸,尴尬之极。因为美国最高统治者的权力受到了严格的限制,美国人依靠民主宪政的制度解决了这个中国历史上好似无解的难题。记得《杨八姐游春》演出结束后,我还接受了高密市电视台的采访,我畅谈了对茂腔的诸多认识和感想。离开高密的时候,万丽部长还以茂腔唱片相送,让我铭记了故乡人们对外地游子的一片深情。
2007年9月,我收到哈佛大学的访学邀请,遂带着高密茂腔唱片飞赴美国。在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做访问学者期间,我结识了费正清研究中心的田文浩女士。很巧的是,田老师的家乡也是胶东,后来在台湾定居,她的母亲对家乡的茂腔很有感情,在台湾定居之后依然念念不忘。我能够理解老人家的心情,遂将带来的高密茂腔唱片送给了田女士,她要将唱片带到台湾,但愿她的母亲在晚年能够听到来自家乡的茂腔,也聊以稍解思乡之苦。我还将高密剪纸送给了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的薛龙教授,他很是喜欢。能够将家乡的文化介绍到美国,我很是高兴。
高密茂腔起源于清康熙、乾隆年间,距今约有二百多年的历史。茂腔的表演艺术,也经历了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经历了说唱时代、撂地时期、二小戏与三小戏、七忙八不闲、职业戏班等几个发展阶段(参阅万丽主编,王金孝编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密茂腔》,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年)。茂腔起源之时,恰逢中国传统社会后期,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社会开始步入近代时期,面临着现代化的转型。近代以来,尽管社会时局动荡、战争频仍,尽管有西方文化的冲击,在一代代从事茂腔艺术工作的人们的努力下,茂腔在胶东大地上还是蓬勃发展,显现了旺盛的生命力。1949年之后,尽管中国遭遇了“文革”,亦未能将茂腔封杀。在农村社会里,茂腔依然是人们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表演形式。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伴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重新启动,市场经济迅猛发展,社会形态发生了剧烈变化,中国传统农业社会逐渐被工业化社会所代替,而西方已经开始进入了后工业化社会、信息化社会。这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在现代化的大潮中,很多传统的事物渐渐消失在了历史的深处,永远的成为了历史。扎根于传统农业社会的茂腔,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昔日的集市表演、在村庄戏台子上的演出已经不复存在。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下,人们的生活节奏明显加快,人们再也难以安静地坐下来,悠闲地欣赏戏剧了。即使是城市里的演出,观众也缺乏往日的热情。在电视、电影日益普及,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迅猛发展的当今社会,即使是被称之为是“国粹”的京剧,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高密茂腔自然也面临着现代化的冲击,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故乡的人们并不甘心让这朵“胶东之花”凋谢在现代化的进程中,而是要让茂腔在现代社会中焕发出新的生命,新的青春。2006年5月20日,高密茂腔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8月,高密茂腔少儿班开始招生;再后来白燕升访谈莫言茂腔上了央视戏曲频道,到今天茂腔《红高粱》戏曲电影的开拍……作为曾经受惠于茂腔的一个游子,我衷心期望故乡的茂腔演艺事业后继有人,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带来更多的欢乐和愉悦……
高密茂腔,让多少人魂牵梦绕,让多少人如醉如痴。无论身处何地,高密茂腔都是游子心中最美最美的旋律,最美最美的乡音……;沉浸在茂腔的意境里,我们真正懂得了什么是乡音,什么是乡情。
(责任编辑:张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