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高育良们”为什么爱读史书
高密新闻网 2019-1-9
欢迎登录“高密民声在线” ,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
民声在线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gmnews123@163.com
 《人民的名义》里,高育良老师说他爱读明史。
  观众会问了:好怪啊,领导干部,为什么都爱读史书呢?
  实际上,这一点真是自古而然了。领导干部都爱读史书,而且还善于引用、善于自比。
  战国燕昭王时,乐毅统率五国兵,取齐国七十余城,几乎攻灭齐国。燕惠王接位,田单用反间计,燕国以骑劫代乐毅。乐毅逃亡到赵国。
  此后燕惠王再召乐毅。乐毅写了著名的回信,末尾是“君子交绝,不出恶声。”
  但中间有段很好玩:
  “臣闻之,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昔伍子胥说听于阖闾,而吴王远至郢;夫差弗是也,赐之鸱夷而浮之江。吴王不寤先论之可以立功,故沉子胥而不悔;子胥不蚤见主之不同量,是以至于入江而不化。”
  ——当年伍子胥被吴王阖闾信任时,吴国可以打下楚国首都,成就功业;伍子胥不被信任时,就被吴王夫差弄死了。伍子胥没早发现苗头,才会枉死。
  这里引史书,说得客气,无非是说:自己怕被换届君主鸟尽弓藏,所以逃走了。
  袁绍年少时和曹操论说志向。袁绍说他要占据河北,靠地利南向争天下;曹操说他要任用天下智谋之士,无所不可。《傅子》说,曹操还多了一句:商汤、周武王这种圣贤,也不是一片土地出来的嘛;如果太依赖地利险固,就无法随心所欲地变化了。
  曹操读书读得多的优势,这时就显出来了:论据井井有条。
  话说,古代还有人,拿小说当历史看,然后学战略的。清人王嵩儒《掌故零拾·卷一》:
  “本朝为入关之先,以翻译《三国演义》为兵略。”
  甚至读多了三国,都可以成罪名。众所周知,雍正登基后,把他两位帮大忙的重臣年羹尧和隆科多都杀掉了。隆科多的罪名之一:
  “以圣祖升遐,隆科多未在上前,妄言身藏匕首以防不测;又自拟诸葛亮,奏称:白帝城受命之日,即死期将至之时。”。
  三国时的王平,南北朝的杨大眼,都不识字的,就让人读书给他们听,了解点意思,好实际应用,融会贯通。有意思的是,他们读书,并不读诗词文章,而多读“书史”。关羽读《春秋》,其实是爱读《左传》,说穿了,也是历史书。
  所以,许多领导干部所谓读书,更多是读史。
  为什么?
  梁启超先生说过,中国传统史书有个大缺陷:二十四史,都是帝王家传。看看《史记》,本纪、世家、列传,都是君王诸侯大臣们的故事。最多有点游侠列传、滑稽列传,后世史书还不提这个。
  都说历史是人民书写的,但中国传统史书里,并无多少老百姓的影子。我们老百姓读史书,也就是听个八卦,当个故事段子听,叹口气,也就过去了,说不定还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可是领导干部们读传统史书,却是着实当行为准则读的。毕竟对他们而言,历史就是现成的经验。当然,对于“高育良”这样的问题官员,他读史汲取的恐怕不是营养而是糟粕,或者精华歪用。      据新华网

(责任编辑:张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