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永丰村的好时候
高密新闻网 2019-2-26
欢迎登录“高密民声在线” ,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
民声在线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gmnews123@163.com

任朋奎


    高密西北乡有个名字很动听的村子——永丰庄,这个村子在西北乡之所以名气大,是因为村里有个“名人”,一辈子要饭的心恙女人——“好时候”。
    “好时候”是这个女人的外号,至于姓甚名谁已经不重要。关于这个名字的来源,比较认可的说法是:战争年代里,一发炮弹落在她家,把她丈夫炸死了,几天之后,儿子也饿死了。丈夫的离去已让她痛彻心扉,眼睁睁又看着儿子死去,她当场就疯了,从那以后,每天都要拿上打狗棍背上布兜子出去逃荒要饭。不管谁问她哪来的,多大了,她总会说:永丰的,十八了。十八岁是人生最美的年龄呀,她永远十八岁,永远是人生好时候呀,于是“好时候”也就成了她心酸、无奈的名字了。大人小孩地叫她“好时候”,她都愉快地答应。
    后来,永丰村委专门安排了一户忠厚的老街坊照顾她的生活,吃住在他们家。大队里还按人头分给她粮草,外给些补助,但“好时候”在家呆不住,抽空就偷跑出去要饭。说来也怪,她呆在家里浑身不舒服,出去要饭便神采飞扬,啥病啥灾也没有。尽管疯疯颠颠的,但不管出去几天,走得多远,总能原路返回。再一个好处就是不管走到哪里,总有好心人给她顿热饭吃,她的兜子里总是能满载而归。
    三年自然灾害时,“好时候”又背上行李出去要饭了。“别出去了。”老村长拦她,可“好时候”指了指肚子,决然地走了。
    三天没回来,五天没见人,一周过去了,“唉,别饿死在外面呀,拦住她就好了,好歹能见个囫囵人。”老村长叹息。
    第十天,“好时候”回来了,回到村长门口,倒在地上半天没缓过来。布兜子里各种菜团子、棉籽皮饼子、树皮疙瘩……
    生产队时候,村里带“好时候”出去看过病,但时好时坏总也没看好,后来便没指望了。农忙时候“好时候”被人领到地里也能多少干些简单农活。但稍不注意看好她,她便又出去要饭了,要饭是她记忆里的全部,要饭自己吃,也给其他村民吃,别饿死人成了她生活的全部。村民们大多也习惯了她。谁家有了好吃的,也会有她一份。“好时候”有时也会抱上人家的孩子亲上半天,有时也会留下两行眼泪,也会说上几句:孩子,饿不?不饿肚子就好了,好日子就到了,是个“好时候”了……
    日子不痛不痒地过去,到单干了,“好时候”仍然迷茫地要饭。不同的是,孩子们肚子都吃饱了,不再饿肚子了,好时候来到了吗?“好时候”不知道。“永丰”仍然是村民心里的美好企盼。
    再后来,在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农业税、各种派捐、集资等全部取消了,城市反哺农村,种地有了补贴。永丰村的日子越来越好过了。“好时候”等孤寡老人,也全部被安排进了敬老院,由政府养老、治病、照顾一切。住在舒适安逸的养老院里,“好时候”的疯病慢慢地好了不少。
    西北乡人的日子都好转了,以前的西北乡高氟水肆虐为害,氟骨病让西北乡人吃尽苦头。尤其是氟斑牙,被人戏称为随身“户口本”。除氟改水后,自来水先入村后入户,氟害基本解除了,西北乡人的牙齿变白了。
    令人惋惜的是,“好时候”再也享受不到这些美好的生活,再也看不到西北乡日新月异的美好变化。临终时,“好时候”一下子清醒了:“迷糊一辈子了,临了临了,好好看看如今的好日子再走……”
    是啊,西北乡的好日子在最近几年里更是长足进步了,尤其是划入醴泉街道以来,农村农业、村容村貌以及村民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这些变化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里最为突出。“美丽乡村建设”开展得如火如荼,永丰庄宽敞洁净的水泥路修到各家各户,水、电、有线网络也是普及到户。村里的贮水湾塘污染治理初见成效,黑臭水体彻底治理,生活垃圾全部实施了城乡一体化。护坡、装围栏的湾塘里荷叶田田、鱼儿戏莲。村子里建设了休闲广场,广场里照明设施、健身器材应有都有,西北乡人足不出村便能尽享城里人一样的美好生活。
永丰庄人紧紧跟上了乡村振兴的节奏,真正赶上了发展的好时候!



(责任编辑:王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