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猛人系列
高密新闻网 2017-7-13
欢迎登录“高密民声在线” ,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
民声在线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gmnews123@163.com
李宗斌

非常道 小城名吃之面馆
吃喝拉撒,大俗之事,人生必需。小城有面馆一,经营数十年,岁月既淹,周边繁华不再,毗邻的剧院改为广场,店前的道路拓宽数次,面馆门面却无甚大变化,算是奇迹;店主由少而壮而老而传至后人,面条味道依然,甚至连桌椅条凳油漆斑驳、擦桌的抹布油腻搭搭,都风采依旧,尤为难得。食客来来去去,老老少少,数量倒也稳定,不同的是过去吃碗面是为了打牙祭,现在是懒得下厨房而已,但也有不一样的拥趸者,如猛人,他就号称喜欢面馆的热闹与情怀。
休息日,日上三竿,猛人携子入面馆,照旧点面条两碗、卤蛋二只,择桌落座。有客来,征得同意,与父子同桌。面条上,猛人饥,碗筷齐动,几分钟功夫,面条进肚。同桌客人挑面、喝汤,几口之后,忽停箸奔前台。猛人初不以为意,细观小儿吸啜面汤而已,忽闻得前台有争执声,急奔去,细听乃客人斥责面汤内有苍蝇,店主坚称:“百年老店,无亏一人,定是葱花。”二人赌咒发誓,叱咤不一,猛人静观片刻分钟,见无动手开打之意,颇感无趣,复转身入座。见桌上半碗面条,边教其子“敬物惜福”,边拉到面前,其子似欲开言,猛人又正告说“食不言、睡不语。”言罢古训,呼噜噜碗底见干,额头汗微出,以手扪腹,欲起立,见店主与客面红耳赤至桌前,找面条不见,问:“面条呢?”小儿指猛人道:“刚刚吃了!”
(责任编辑:张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