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页新闻 >> 七一专题 >> 高密党史 >> 正文

郝清在高密的岁月及其生平传略
高密新闻网 6/30/2009
欢迎登录“高密民声在线” ,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
民声在线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gmnews123@163.com

郝清在高密的岁月及其生平传略




        提起郝清,对高密人特别是有着“文革”那段特殊岁月经历的高密人来说,可以说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以其在任高密县委书记期间的显著政绩和“文革”中的那段特殊遭遇,成为高密历史上最孚民望和知名度最高的县委书记之一。为征集高密党史资料,笔者前几年有机会走访过这位老人,对其来高密任职及其生平经历有所了解,现加以整理,以飨读者。

来高密任职前的不平凡经历

        郝清,原名郝启朗,1911年10月出生在牟平县郝格庄村的一个贫苦家庭里。因家境贫困,他读完小学后便辍学回家务农。迫于生计,郝清17岁时曾跟随村邻闯关东,到日本统治下的朝鲜黄海岛做雇工,因不能忍受日本殖民者和朝鲜店主的欺凌一气之下回了老家。

        回到家乡后的郝清,先是在本村当小学教员,不久,又被邻村聘去教学。贫困的家境和黑暗的社会现实,使郝清本能地同情贫苦群众,倾向革命,加上在学校里接触到了大量进步书刊,这就促使他逐步走上了革命道路。1938年11月,郝清秘密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郝清根据党的指示,以教学为掩护,全力投入到抗日工作中去。当时,驻守在郝清家乡一带的国民党游击队到处同共产党闹“摩擦”,疯狂捕杀共产党员和八路军。郝清的活动被反共游击队所察知,很快抓捕了郝清并抄了他的家。郝清被关押了近半年,我军打响反投降牙山战役后,敌人想将关押的人犯全部杀掉,察知情况有变的郝清连夜同难友一起越狱,才免遭杀害。

        郝清出狱后,一面躲避敌人的追捕,一面寻找党组织。几次险被敌人抓去,劫后余生。1943年,郝清被调到栖霞县金山区任区长,随后又调往莱东县鹤山区任区委书记。期间,郝清带领区中队和民兵先是同日伪,后是同国民党“还乡团”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不管是在栖霞还是在莱东,他所在的区都是对敌斗争最英勇的地方,由于郝清带领的区武装作战英勇,给敌人造成沉重的打击,敌人对他恨之入骨,多次悬赏重金捉拿他,对此,郝清总是一笑置之。在十几年的艰苦对敌斗争中,郝清从一个教书先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革命干部。

        郝清因在战斗和工作中表现卓越,深孚众望,多次准备提拔重用,但上级有关部门当时推行对知识分子出身的干部存有偏见的干部路线,提拔重用之议屡被搁置,直到建国后1950年5月,才被任命为莱阳县委书记。郝清担任莱阳县委书记后,带领全县人民积极开展生产救灾、重建家园、建立民主政权等工作,使全县的经济恢复和建设工作走在了全地区的前面。他在工作中勤奋朴实,严于律己,长年风尘仆仆地奔走在全县的乡村农户之中,特别是他的清廉作风和为人公正的品质,几十年过后,莱阳人提起来仍交口称赞。

        1954年秋,郝清被调往省委农村工作部任副处长。期间,他除陪同当时任山东省委书记的舒同下乡蹲点外,还先后在全省70多个县、社作调查研究,写出了许多有价值的调研报告,受到省委的重视和肯定。但也由此招来了厄运,先是在整风中因他提出省委要加强对农村工作的领导,要经常到农村调查研究,干部要下去,不要蹲在机关里的建议,被认为是反党、反省委。接着,又因为1958年到省里所树的“红旗县”高唐县蹲点调研时,发现该县的棉花实际产量是54斤,而不是虚报的300斤并如实向领导作出汇报,被认为是“砍旗”,扣上“右倾”帽子,受到错误批判,并撤销了副处长职务,留党察看,赶到炼钢工地上砸石子,进行劳动改造。直到1962年1月,省委才对他的问题进行了甄别,恢复了职务。

在高密的七年岁月

        1963年8月,年已52岁的郝清被任命为高密县委书记,从此,他在高密奋斗苦度了7年。高密的7年,是郝清一生中最难忘的7年,也是他最不平凡的7年。

        他到任时,高密的工农业生产刚刚从三年经济困难中复苏,粮食亩产只有260多斤,棉花亩产仅40斤。他到任后,立即深入基层,走村串户搞调查,很快就摸清了高密生产的底子,初步形成了抓好高密工作的思路和设想。他认为高密作为棉花生产大县,棉花生产具有很大的潜力和优势,而棉花产量低,生产上不去,是高密落后的最大症结。他决心从棉花生产入手,以棉促粮,以粮保棉,把高密的粮棉生产搞上去。在经过反复论证和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他提出了尽快实现棉花亩产过百斤的奋斗目标。

        为实现这一目标,他率领县委一班人带头转变工作作风,走出机关,深入基层,到农村去,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围绕发展粮棉生产调查研究,体察民情,倾听群众呼声。在生产中虚心向农民请教,摸索生产规律,研究生产措施,一旦探索出成功经验,立即推广全县。在他的带领下,从县委常委“一班人”到各部、委、办、局负责人,除在机关留下主持工作的以外,都常年驻在基层和农村。他曾先后在城关公社的东三里、皋头和康庄公社的田家庄、康四大队蹲点驻村。下村蹲点时,不管远近,都是骑自行车下去,只带秘书一人陪同。地委考虑他年龄较大。为他配了一辆小汽车,他坚决不用,他认为自己若坐小汽车下乡就是搞特殊化,就难以服众。由于配来的小汽车长期闲置,地委只好收了回去。他要求干部下乡时要扎扎实实,不仅要驻在村里,而且要深入生产第一线,及时发现问题,指导工作。同时,他还要求县委领导带头,结合生产实际及时写出调查研究报告并定期交流。他当时提出的口号是:春天带着指标下去,秋天带着产量上来。在工作中,他身体力行,带头亲手写调查报告,研究工作问题,总结生产措施和典型经验。由于决策科学,措施得力,高密的工农业生产很快就有了重大转机。到1965年,全县棉花生产就由63年的40斤提高到60多斤,到1966年达到了97斤,接近了百斤大关。而他自己蹲点抓得几个大队,棉花亩产则达到了150斤以上,创历史最高记录。高密一举成为全国棉花生产先进县,并多次受到周总理的表扬。

        在工作中,郝清务真求实,反对阿谀奉承和吹牛拍马。在县委,他带头废除称“官”衔,见面互称同志。他最喜欢别人称他“老郝”或“老郝同志”,有称“郝书记”者,必当面纠正之。在生活作风上,更是严格要求自己,从不搞特殊。不管是外出开会或下乡蹲点,从不享受任何特殊照顾。不但大节清白,在小节上也从不马虎。下乡时,同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衣食朴素,一年在农村至少劳动两个月以上。当时,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一般安排三间住房,但他却坚持与普通干部一样只住两间,硬是把安排给他的三间住房退掉。

        郝清为人公正,坚持原则,从不搞拉拉扯扯的个人小圈子,并爱护同志,爱护干部,不但与他同事过的领导们提起他的人品就交口称赞,而且在广大基层干部和群众中也树立起了崇高的威望。郝清在高密任职期间,正是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左”倾错误日益发展的年代,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特别是从1964年下半年起开展的“四清”运动,使全县日趋紧张的阶级斗争形势益发紧张,在连续不断和日趋升级的政治运动中,郝清虽然在形势的压力之下也曾违心地处理和对待过一些不该处分的干部,但他仍尽最大的努力,顶住各种压力,保护了一些基层干部和党员,受到了广大基层干部和党员的拥戴和好评。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郝清带领全县人民大展宏图,准备夺取粮棉更大丰收的时候,“文革”风暴骤起,厄运再次降临到他的头上。1966年夏秋之间,“文革”风潮开始波及高密,破“四旧”,立“四新”,批“牛鬼蛇神”,揪“走资派”,打倒学术权威,大字报铺天盖地。先是在文化、教育部门发起,随后波及各个部门,最后矛头直指县委和郝清。到1967年1月下旬,县委被造反派冲垮,全县处于混乱状态。郝清在运动初期先是被逼签字表态要打倒某些教师或干部,随后就被勒令靠边站,检查交代“只讲粮棉油,不讲敌我友”的问题,最后被扣上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大帽子,被押着到处游街和批斗。1967年3月18日,在“支左”部队的支持下,高密成立了“三结合”革命委员会,郝清以其崇高的威望,成为当时昌潍地区十几个被打倒的县委书记中唯一被“结合”进县革命委员会的,并担任了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但这不但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的幸运,反而带来了更大的劫难。1967年6月中旬,刚建立的革命委员会被造反派视为“三凑合”而冲垮,全县再次出现无政府混乱状态,郝清则成了“死不悔改”的走资派的活靶子,被无休止地轮番批判和揪斗。此后的一百多天里,他几乎是在日日夜夜、连续不断的批头会中熬过的。大会揪、小会斗,县里集中批,各公社、单位轮流斗,有时一天批斗三四场。全县18处公社,社社轮流游街示众。批斗和游街时挂黑牌,戴高纸帽子、拳打脚踢,弯腰下跪,“别烧鸡”、“喷气式”,往脖上挂铡刀,举铁棍,无所不用其极,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和凌辱。

        人间自有公道在。“造反派”无端强加在郝清头上的罪名和折磨迫害,不但没搞臭郝清,反而更赢得了全县广大干部群众的同情和拥护。在他遭受批斗最厉害的时候,许多干部群众偷偷到他家去安慰他,鼓励他,有的还给他送去鸡蛋等营养品。在批斗大会上,有的群众暗暗地保护他。当造反派对他凌辱时,许多干部群众愤然退出会场,以示抗议。让他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有一次他同一个失势的造反派头头一起下乡接受批斗和劳动改造,到社员家吃饭的时候,群众让他吃油饼,喝茶水,晚上让他睡热炕头,对他嘘寒问暖,不让他干重活。却让那个失势的造反派头头吃地瓜、睡地铺,接受批斗和劳动改造。郝清在回忆这段刻骨铭心无公理可言的岁月时曾这样说过:“文革”中究竟受了多少次批斗,挨了多少次拳脚,受了多少次凌辱,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同样,有多少人关心他,爱护他,同情他,支持他,他也记不清了。他只是把高密人民对他的这份情意深深地埋在心里,记在心底。历史是公正的,高密人民是公正的。这恐怕就是郝清在高密历尽艰难,受尽凌辱,却不记恨高密,而且时刻关心高密、眷恋高密的谜底所在。

        1969年秋,郝清被解放出来,担任了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直至1970年10月调离。

离开高密后的工作及晚年生活

        1970年10月,郝清调任益都(现青州市)县委书记。据闻,郝清是全省遭受摧残和迫害最严重的县委书记,同时,也是全省第一个官复原职的县委书记。此说是否属实已不可考,但郝清是“文革”后期昌潍地区最先起用复职的县委书记却是不争的事实。

        1973年5月,郝清调离益都,出任昌潍医学院党委书记。此后,曾先后出任地区农办主任、文办主任、地纪委副书记等职,1983年8月,从地纪委副书记职位上离职休养。在离开高密以后的日子里,有顺境,有逆境,有心情舒畅,也有坎坷困顿。但不管处境如何,郝清始终抱着乐观向上的进取精神。不管是领导信任提拔重用,还是因误解受嫌不被重用,从不为个人问题发牢骚闹情绪,兢兢业业做好党分配的工作。凡与他共过事的同志,不论是同事还是下属,可能与其有不同意见,但无不服赝其人品。

        郝清离休时,虽已是年过古稀的老人,但他的心态还是那样年轻、健康,每天读书看报,关心国家大事,吟诗作赋,植花种草,陶冶性情,颐养天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对高密的怀念与留恋,尽管离开高密多年,但他时刻关心着高密的生产和发展。只要有机会,他就回到高密,看望与他一起共事过的同事与部下。高密每一点进步与发展,都会使他兴奋不已,高密已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1999年,高密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他闻讯后,立即给灾区寄来1000元捐款,拳拳之心,可见一斑。

        2002年9月28日,郝清病逝于潍坊干休所,享年91岁。

        市委党史研究室  岳德成
(责任编辑:王一平)  
 



高密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高密新闻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高密新闻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高密新闻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高密新闻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高密新闻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高密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高密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